十年筑梦曹妃甸 涅槃重生新首钢

鞍山视线 刘 欣2019-04-17 15:52:46
浏览

  十年筑梦曹妃甸 涅槃重生新首钢
   已建成中国最大新型精品钢生产基地 促进曹妃甸港口群建设

十年筑梦曹妃甸 涅槃重生新首钢

  首钢京唐厂区成品码头

  从只能生产低端建筑长材,到如今主打汽车板、镀锡板和家电板等高档精品板材;从过去北京地区高能耗、高排放的旧厂区,到现在几乎零排放的绿色工厂;从搬迁前一片荒芜的浅海滩涂,到如今一座辐射面积广泛的钢铁“梦工厂”……自2009年5月首钢京唐公司1号高炉铁水出炉算起,首钢在曹妃甸正式投产即将10年。10年间,从京西石景山到渤海之滨的曹妃甸,百年首钢实现了一次凤凰涅槃式的新生。

  智慧生产

  “一键式炼钢”和智能化仓储

  来到首钢京唐的生产厂区,高耸的5500立方米高炉令人震撼,流程紧凑的厂区布局也使人感到浓浓的现代化工厂气息。在炼钢主控室,十几位工作人员紧盯着一字排开的电脑屏幕,在这里都能看见炼钢作业画面。

  “点击鼠标就能完成加料、配料、脱硫等整个过程控制。”炼钢作业部生产技术室主任黄材德告诉记者,炼钢厂已实现一键式kr脱硫、转炉、精炼等多项智能化冶炼工序,“去年我们在连铸平台上也进行了无人平台值守尝试。”

  搬迁前,首钢老厂炼钢,得有炉下工、巡检工、炼钢工等七八个人配合。一键式自动化炼钢启动后,一座转炉三个人就能搞定。“我们目前5个转炉一天能够生产成品板坯两万五千吨,去年全年共生产了815万吨。”黄材德说。

  视线转向碧波浩渺的首钢京唐公司成品码头,16台门式起重机沿着海岸一溜排开。这里最大可停靠5万吨级船舶,首钢京唐超过一半的成品钢材从这里运出。进入5号仓库,6台天车内空无一人。只见钢卷被运进库房,天车自动过来将重达7吨左右的钢卷卸下,放到指定位置。

  在成品码头的无人智慧仓库,钢卷入库前司机要先刷卡对钢卷进行扫码,地面系统将录入钢卷信息,为其计算码放坐标。钢材进入库房后,司机重新刷卡,天车会对钢卷扫描,自动将其放到精确位置。“智能仓库系统提高了我们的作业效率,保证了录入钢卷信息的准确性。”首钢京唐公司运输部成品码头首席作业长陈万忠说道。

  产品升级

  成为高档精品板材生产基地

  过去,首钢老厂区的主打产品为建筑长材,即低端的螺纹钢、盘条钢,被形象地称为“面条+裤腰带”。产品落后于同等量级的钢铁企业。搬迁到曹妃甸后,新首钢对产品结构进行了整体转型升级,京唐厂区已成为中国最大的新型精品钢材生产基地。

  在京唐公司的产品展厅,记者看到了从管线钢到汽车板、镀锡板、家电板等在内的高端钢材样品。其中,镀锡板更是京唐公司的拳头产品。

  首钢京唐公司的镀锡板板材能压到0.2毫米,最薄达到0.12毫米,比纸片还薄。目前,首钢镀锡板年产量达到45万吨,实现国内高端客户全覆盖,成功迈入国内镀锡板生产企业“第一方阵”。“北京地区的露露、红牛和八宝粥等食品罐,基本产自我们这里。”镀锡板事业部生产技术室主任刘学良自豪地表示。

  如今,首钢京唐生产的全部产品均为高档钢材。其中,车轮钢、家电板国内市场占有率排名第一;汽车板排名第二。“2018年首钢京唐的汽车板材生产量达到180万吨,是宝马汽车在国内的第一大钢材供应商。同时家电板材覆盖国内所有的主流品牌,每两件海尔产品中就有一件用的是首钢京唐钢材。随着首钢京唐下一步新生产线的投入,我们将会对船舶、海洋工程领域钢材做进一步拓展。”首钢京唐公司总经理曾立说。

  绿色工厂

  海淡工厂日产5万吨淡水

  “这些水都是用渤海海水淡化的,水质比一般自来水更好,我们平时自己都喝这个。”每当有客人到访,首钢京唐海水淡化作业区作业长曹云明便会热情地递给对方一瓶他们自己生产的水。

  首钢京唐位于淡水比较匮乏的曹妃甸地区。曹云明说,首钢京唐每天至少需要近10万吨淡水,这些水从哪里来——海里。具体而言,是充分利用煤气锅炉将钢铁厂富余煤气制备蒸汽,然后用蒸汽进行发电,通过热法进行海水淡化。

  “我们海水淡化的项目是零排放,淡化中产生的污水废水,将进行分级分质处理。”曹云明介绍,京唐现在每天生产5万吨淡水,占钢铁厂用淡水总量的50%以上,每年节约1800万吨地表水资源。如何分级分质处理废水?将淡化后的浓海水出售给附近的唐山三友化工进行加工产盐,日送浓盐水量达4.8万吨,每年获益368万元,实现了海水淡化和化工企业的产业融合。

  “首钢京唐的海水淡化遵循‘能源梯级利用’原则,实现了汽—电—水的大循环,降低煤气放散率,回收余能余热蒸汽,实现了能源的梯级高效使用。”曹云明说道。

  区域协同

  从旧滩涂到新家园

  4月9日,首钢京唐公司文体中心三楼的篮球馆,一场民族乐器与民乐的艺术鉴赏演出在此进行。来自中央民族乐团的艺术家为首钢京唐公司的钢铁工人奉上了精彩表演。这是首钢京唐钢铁工人生活的一个缩影。

  首钢的搬迁,是中国钢铁史上最大的一次工业迁徙。从北京西部石景山转移到200多公里外的荒凉滩涂,一切从零开始,其间的艰辛,局外人难以体会。“我们住在临时搭起的帐篷,周围是一望无际的荒漠,风沙大,能见度不足两米,吃饭也常常是饭里拌着沙子。”首钢京唐炼钢作业部技能操作专家王建斌表示。

  十多年过去了,曹妃甸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从荒无人烟到商场、超市、电影院、商品房拔地而起,越来越有城市的味道。一栋栋厂前公寓就矗立在首钢食堂附近,还有游泳池、健身房,邻近海边的文化主题公园风景如画。

  首钢京唐公司安置首钢北京地区停产职工4000多人,招收河北当地高校毕业生4000多人,带动相关服务业1.2万人就业。为了让职工个人与企业命运连接一起,首钢京唐为职工建造曹妃甸区渤海家园小区住宅2371套、倒班宿舍2374套,组织职工团购“三加”住房1796套。

  作为入驻曹妃甸的第一个龙头企业,首钢搬迁在京津冀协同发展中的示范引领作用凸显,极大地促进了曹妃甸矿石港、原油港、煤炭港等港口群的建设。它像一条项链,串起了千万吨精品钢、千万吨炼油、千万吨乙烯、千万吨原油储备,还有超大型造船等相关重化工产业竞相向曹妃甸集聚配套。本报记者 胡德成 文并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