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西存在感为什么这么低

鞍山视线 刘 欣2019-06-15 06:47:22
浏览

在中国960万平方公里土地中,有16.7万平方公里属于这样一个省份,它就在那里,却好像不存在,它是江西。

它如此透明,以至于连在外省人心中形成刻板印象的机会都没有。江西方言是什么?江西菜长啥样?江西有哪些高校?你甚至一个都答不上来。

而它的邻居们,似乎一个个都比它混得更好,东边的浙江、福建,南边的广东这些沿海大省就不说了,同属于中部省份的湖北是九省通衢,就连它西边的湖南凭借着芒果台撑腰,也能维持一定的人气。

江西的存在感为什么这么低?默默无闻的小透明或许什么时候也能带上一点主角光环吗?

四不像的江西

尽管外人对江西没有形成什么印象,但江西人自己,可能会对自己省份内部的差异感到惊讶。江西文化十分多元,“多元”可以指什么都有,也可以指“四不像”。

江西历史上的管理范围曾经不断变动,今天的江西辖区其实在明代才基本形成。这里面,既有被瓜分走的土地,如唐朝时还属于江西的湖北东部、湖南南部和东部;也有别人家的孩子,如元代还属于江浙的饶州、信州,以及1949年以后才从安徽划过来的婺源[1]。

在几次北人南迁的浪潮中,江西也吸纳了无数北方人口,比如说安史之乱之际,仅江南西道就接受了占全国总户数的3%的移民。而明清时期的战争又使得闽西、粤东的客家人大批迁入赣南[2]。

在这些行政区划变动和人口流动的影响之下,赣文化深受巴蜀、湘楚、徽州、吴越、客家文化的影响,最明显的就是方言。

学者将中国主要汉语方言分为九大种,江西一省就占了六种:赣语、客家话、江淮官话和西南官话、吴语、徽语、闵语,完全可以说是中国方言最多的省份之一。

江西存在感为什么这么低

虽然赣语面积和人口占到全省的三分之二,但婺源等与安徽相连的地方说徽语;上饶等与浙江相邻的地方说吴语;赣北的九江市等则说江淮官话;赣南地区则大部分说客家话,与闽西、粤北连成片[3] / 中国语言地图集 第2版 汉语方言卷

多而散的方言格局使得江西人彼此之间的交流都成问题,更别说要在外人心中形成统一的“江西话”认知了。在靠方言挣存在感这方面,江西注定不敌西南和东北。

在饮食方面,”江西菜“也无法为江西撑起门面。外人能想到的,好像只有瓦罐汤,而事实上,瓦罐汤只在江西的南昌地区流行,其他江西人民并不卖账。

江西存在感为什么这么低


2017年12月21日,江西九江。冬至前后,鄱阳湖沿湖渔民忙着“晒鱼”。江西各地饮食习惯有着诸多不同 / 视觉中国

无论是八大菜系还是十大菜系、十二大菜系,发明时间都比较晚,可就算人为的菜系发明时间晚,江西菜依然不能在这些菜系排名中拥有姓名。

这也许是因为,江西内部的饮食习惯是一锅大杂烩:赣西北受武汉的影响,九江至今还保留“过早”传统;西边的萍乡在饮食的重辣则与湖南相似;粤菜、闽菜的独特手法也保留在赣南的客家人生活中[4]。难怪人们依然言辣必川湘,嗜甜要江浙,尝鲜走闽粤,你却很难看到“江西菜”的影子。

江西存在感为什么这么低


2018年8月6日,江西婺源篁岭古村拍摄的“晒秋”景观。除了饮食习惯别具特色,历史上一直属于安徽的婺源,其建筑也是典型的皖南徽派民居。而赣南地区的建筑就不长这样 / 视觉中国

文化的”多元“让江西丢失了自己的身份标签, 而省会南昌的弱势又进一步稀释了它的存在感。

人家石家庄、郑州虽然经济虽然不咋样,但好歹座落在交通要道上,重复的“石家庄站”“郑州站”广播宣告着它们作为省会的地位。

而南昌呢?1957年京广铁路通车时,它不幸被绕道,这一错过就是近40年。一直到1996年京九铁路建成以前,南昌作为一个省会,进京还要绕道长沙/合肥/杭州。

江西存在感为什么这么低


2019年1月20日,江西南昌,一年一度的春运即将拉开。南昌在交通上的地位长期尴尬

江西的尴尬还在于,它几乎没有全国知名的高校。江西,一直到今天都没有实现985的零突破,211也只有南昌大学一所;而在不少企业主中口碑不错的江西财经大学,连211都不是。

也许这些,都让人们察觉不到江西的存在。

江西过去有多强

但江西人如果稍微了解自己省份的过去,可能会感到命运的不公平(如果没有特殊标注,以下讨论的“江西”区域,都与今天的“江西”区域大致等同)。

很多人也许没有意识到,从小到大的语文课本和历史课本中,江西文化名人出现的频率有多高。陶渊明、欧阳修、王安石、曾巩、周敦颐、黄庭坚、晏几道、文天祥、姜夔……

江西存在感为什么这么低


唐宋八大家其中有三个就来自江西:欧阳修、王安石、曾巩,其中欧阳修的名篇《醉翁亭记》为人熟知。图为明代画家仇英的《醉翁亭》/ Wikipedia

据词学家唐圭璋教授考订,两宋时期江南文化超过北方,而江西有词人153名,占全国的17.6%,仅次于浙江(注:在此统计中“省属从旧制”)[5]。

与今天高校稀缺形成巨大反差的是,古代江西曾是全国的“高校”中心。早在唐代,以江西为中心的书院集结区就已经初显。到宋代,江西更是独占鳌头,宋代的720所书院中,江西就占了224所[6]。

江西存在感为什么这么低


2018年11月13日,江西遂川县双镜村,一栋建于清朝光绪年间的民居,据传旁边曾是书院。民居外墙上有大量的诗词和装饰画 / 希帕图片社

发达的书院让江西的读书人如鱼得水,在科举场上震惊全国。明朝建文二年(1400年)庚辰科,殿试前三全是江西吉安府人,前六江西占了五名;永乐二年(1404年)甲申科,吉安府直接包揽了殿试前七,殿试几乎变成了江西省的乡试[7]。

整个明朝科举共产生了90名状元(不包括武状元),江西就占了19名,占到20%[7]。而在三鼎甲人数上,江西以55名的数量占据21%,傲居榜首[8]。

江西的吉安府尤其成绩傲人,整个明朝它产生的进士就超过八百人,占全省的30%以上[9]。明英宗之后,朝廷对翰林要求必须是进士,而吉安出的翰林也特别多,他们与其他的江西籍官僚一起,构成了朝廷上的“江西帮”。

江西存在感为什么这么低


2015年4月7日,江西吉安遂川县,燕山书院内的绘画艺术,这座书院建于乾隆年间,竣工于嘉庆年间。民间有谚语“翰林多吉水,朝士半江西”,说的就是江西办学的优秀成果 / 希帕图片社

江西的存在感不止于文人和士官,它繁荣的经济让全国都缺它不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