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展海洋经济,海南如何做好这篇大文章?

鞍山视线 刘 欣2019-06-15 03:50:57
浏览

吴士存:中国南海研究院院长

南海拥有丰富的渔业、石油等海洋生物和非生物资源。海南受权管辖南海约200万平方公里的海域,占我国主张管辖海域面积的三分之二。

海南省(海南本岛)海岸线总长1944.35公里,自然岸线长度为1272.61公里,特别是其中沙滩海岸就有近800公里,大小海湾68个,构成了海南独特的岸线资源优势。此外,海南还拥有丰富的热带岛屿资源,具有发展蓝色经济的突出条件。

尽管坐拥得天独厚的海洋资源优势,海南海洋经济发展仍举步维艰,海洋经济总量与其海洋大省的地位仍不匹配。2018年海南海洋经济生产总值约为0.14万亿元,仅占同期全国海洋经济生产总值8.34万亿元的约1.7%,而同期广东和山东的海洋经济总产值已达1.96万亿元和1.6万亿元。海南海洋经济产业链较短,在以发展海洋新能源、海洋高端装备、海洋牧场、海洋生物医药为代表的新兴业态上未能使产业链上下游高效衔接,产业规模和带动效应尚未形成。因此,如何有效利用海南独特的海洋资源优势与建设自由贸易试验区和探索建设中国特色自由贸易港〔以下简称“海南自贸区(港)建设”〕的政策优势,做好海南海洋经济发展这篇大文章,是当前摆在我们面前的一项十分迫切的任务。

挺进海洋:海南海洋经济发展前途光明、潜力巨大

毋庸置疑,海南发展海洋经济具有天然的地缘和资源优势,海南建设自贸区(港)为海南新时期发展海洋经济提供了难得的历史机遇。

一是海南在国家海洋战略中具有特殊定位。海南要深度融入海洋强国战略,面向深海探测、海洋资源开发利用等战略性领域,建设布局一批重大科研平台,打造陆海统筹发展的前沿战略要冲。此外,海南应在军民融合发展的框架下,实施南海保障工程,提供国际公共服务产品,建设生态岛礁,打造军民融合精品项目,加快推进南海资源开发服务保障基地和海上救援基地建设,统筹海洋开发和维权维稳。

二是海南发展海洋经济路径宽广。在南海资源开发领域,海南积极推进南海天然气水合物、海底矿物商业化开采,鼓励民营企业参与南海资源开发,加快培育海洋生物、海水淡化与综合利用、海洋可再生能源、海洋工程装备研发与应用等新兴产业。

三是以海洋科技创新推动海洋强省建设。特别是加强深海科学技术研究,推进“智慧海洋”建设,提升海南海洋经济体系的核心竞争力。目前,海南海洋科技产业已迈出了坚实步伐。2019年5月,《三亚崖州湾科技城总体规划(2018-2035)》获得审批通过,深海科技城建设全面加速启动。依托崖州湾地理区位优势,作为全国唯一的深海科技城将以海洋科技产业为核心,重点聚焦深海科技、海洋产业和现代服务业三大领域,是海南抢占海洋这一高质量发展战略要地、培育新经济增长点、调整海南经济结构的不二选择。

他山之石:发展海洋经济须借鉴国际先进经验

在国际上,马耳他、荷兰和新加坡等国有诸多发展海洋产业的成功经验,其对海南发展海洋经济有着重要的借鉴意义。因此,研究剖析这些国家的海洋经济发展经验,对海南避免走弯路实现跨越式发展,做好海洋经济这篇大文章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

(一)马耳他:以转口贸易和发展港航产业双轮驱动,引领国家经济高质量可持续发展,是小国做足海洋文章的典范

马耳他陆地面积狭小(316平方公里)、土地贫瘠,自然资源相对匮乏,工业基础薄弱,粮食基本依赖进口,且是世界上人口最为稠密的国家之一(人口约47.6万,2019年数据)。2018年人均GDP近2.6万美元。海洋产业在马耳他经济发展中占据非常重要的地位。依托地中海最深的港口资源,马耳他充分结合优越的地理位置、良好的国际声望及以英语作为官方语言的优势,集中精力发展港口和贸易产业,积极打造国际化物流枢纽。通过财税优惠等政策,马耳他成为欧洲最大、世界第三大船舶登记国,地中海第三大贸易港口国。马耳他自由港是地中海第三大港,2018年集装箱吞吐量300万只20尺标箱,与全球125个港口有往来船只,是全球两大主要航运联盟(一是马士基航运公司和地中海航运公司联盟,简称2M,二是由法国达飞、中海集运及阿拉伯联合轮船组成,简称O3)的主要转运枢纽,主要产业包括货物仓储、转运及包装、分拣和加工等增值服务。经过调研分析,我们认为,马耳他依托海洋发展经济的主要经验有:一是港航业起步早,发展定位明确;二是法治为先,立法超前、修法及时,体系完整、制度健全,法律服务覆盖港航业全领域、全过程;三是政府、市场职能界定清晰,两者实现良性互动;四是根据供给创造需求的理论,不断发展、完善现代港航服务产业链,这是马耳他航运服务业经久不衰的奥秘所在;五是以独特的服务优势保持行业竞争的领先地位。

(二)荷兰鹿特丹港:以临港经济和航运产业融合发展驱动现代服务业,以“超前发展、错位发展、创新发展”保持竞争优势

荷兰鹿特丹港位于莱茵河与马斯河河口交汇处,西与北海相连,濒临海运繁忙的多佛尔海峡,是西欧海陆运输核心枢纽,经济腹地广阔,素有“欧洲门户”之称。鹿特丹港码头岸线总长约44公里,每年约有3万多艘航海船只和11万艘内陆船只抵港。在20世纪60年代鹿特丹港吞吐量首次超过美国纽约港,此后直至21世纪初始终保持世界第一大港地位。2018年鹿特丹港货物吞吐量近5亿吨,位列欧洲第一,完成集装箱吞吐量为1360万标准箱(TEU),位列世界第十一。港区占地面积约120平方公里,其中一半属于临港产业和商业网点,港口及临港产业总产值约占荷兰国内生产总值的12%。鹿特丹城市经济发展充分发挥临近港口的优势,其临港产业的发展对港口及区域经济有很强的带动和辐射效应。鹿特丹成为世界上港城融合发展模式的典范,在国际航运服务创新、智能港口等领域中发挥着引领作用。鹿特丹港的海洋经济发展总结起来主要有以下经验:一是注重港航业统筹谋划,从发展目标、产业路径和运作模式三方面进行总体规划。二是通过实施“超前发展、错位发展、创新发展”的战略,保持其在国际竞争中的领先地位。三是港口运营管理体制机制完善、健全,管理模式科学、合理。鹿特丹港务局采取“地主港”管理模式,其作为特许经营机构,代表国家拥有港区范围内的土地、航道、岸线及基础设施的产权,以租赁方式把港口码头租给国内外港口经营企业或航运公司经营,实行产权和经营权分离。四是注重港口物流与临港产业互动融合发展。

(三)新加坡裕廊岛化工园:依托港口优势、以石化产业集聚形成规模经济,致力于打造世界级的石化工业园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