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东局势再度紧张

鞍山视线 刘 欣2019-05-18 12:49:24
浏览

近来,中东地区发生一系列事件,使得局势再度紧张,引起国际社会广泛关注和担心。

一、美国唯恐中东不乱。美退出“伊核协议”后,对伊朗实施极限制裁,美伊关系紧张。美国务卿蓬佩奥走访多个阿拉伯国家,推动组建“阿拉伯战略联盟”,即“阿拉伯版北约”,以打压伊朗。除个别国家外,多数国家对此并不热心。最近,特朗普又宣布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为“恐怖组织”。伊朗以牙还牙,宣布美军中央司令部及其驻西亚部队为“恐怖组织”,伊朗总统指控美国是“世界恐怖主义魁首”,双方剑拔弩张。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则感谢特朗普“满足了我又一个重大要求”。

继宣布承认耶路撒冷是以色列首都并将美国驻以使馆迁往耶城后,特朗普又宣布承认以色列对其侵占的叙利亚领土戈兰高地拥有主权。公然违反了联合国安理会有关决议,阿拉伯国家一致反对,美欧洲盟国也强烈批评。

特朗普还就巴以冲突制定了一份“世纪协议”,计划在以大选后推出。据媒体透露,这是一份新的偏袒以色列,剥夺巴勒斯坦人合法民族权利的方案,只会激化巴以冲突、制造新的危机、增添巴勒斯坦-阿拉伯人民对美、以的仇恨。

特朗普如此冒天下之大不韪,在中东制造紧张动乱,目的是帮助内塔尼亚胡在以大选中连选连任,从而使他更卖力地配合美打击伊朗。更深的考量则是取悦美国内犹太势力和右翼势力,争取更多选票,确保自己在2020年大选中获胜。争取连任,是特朗普当下内外政策的重中之重。

二、“阿拉伯之春”再现?最近,阿尔及利亚和苏丹民众发起抗议行动,导致一位总统辞职,一位被推翻。这不禁使人们联想起被西方称之为“阿拉伯之春”的阿拉伯世界大动乱。这是大动乱再现吗?

人们还记得,大动乱当时几乎席卷所有阿拉伯国家,但对阿、苏冲击较小。这是因为阿在上世纪90年代经历过10年内战,民众拒绝动乱,政府也处置得当;苏丹上世纪80年代末开采石油后,经济大发展,民生明显改善。

布特弗利卡82岁,在阿执政近20年,2013年中风,执政能力锐减,但他仍不愿意放弃权力,宣布要在今年4月大选中争取第五次连任。这成为民众发起“周五抗议”的导火索。为避免事态扩大,军方逼迫布特弗利卡辞职。苏丹总统巴希尔1989年发动政变上台,执政30年。2011年,南苏丹独立,苏丹失去四分之三的石油财富,加上美国的多年制裁,经济陷入困境,民生艰难,引发民众的抗议。抗议者开始把焦点集中在物价,随后转变为要求巴希尔下台。4月11日,军方宣布推翻巴希尔。两国的抗议者与执政当局在如何组建新的文职政府方面还存在分歧,抗议活动仍在继续。

与“阿拉伯之春”不同之处,一是两国的抗议活动大体都是和平进行,没有出现打砸抢烧现象;军警方面也没有采取过激的镇压手段。二是两国军方及时介入,让总统下台,满足抗议者诉求,防止事态扩大。到现在为止,抗议活动还没有向其他国家蔓延的迹象。阿、苏两国的事态如何发展,有何影响尚难以确定。

三、叙利亚、也门内战未停,利比亚战火重启。2011年,在美、英、法、意直接军事干预下,利比亚合法政府被推翻,卡扎菲被击毙,利比亚从此四分五裂,军阀割据,战乱不已。随后形成两大势力:占据首都的黎波里并得到联合国承认的伊斯兰色彩浓重的民族团结政府和控制东部地区的哈夫塔尔领导的利比亚国民军。近日,国民军向的黎波里发起进攻,重启战火。

哈夫塔尔背景十分复杂。此人曾追随卡扎菲,后又分道扬镳,流亡美国并取得美国籍,2011年返回利比亚,收集卡扎菲的残部组成利比亚国民军,力量逐步壮大,兵力达到4万人。利比亚国民军在的黎波里郊区遇到忠于民族团结政府的武装力量的阻击。

联合国和欧盟要求利对立双方停止军事行动。媒体报道,意大利和法国在利争夺影响,法为哈夫塔尔的军事行动开了绿灯。德国媒体认为,发生在利比亚的是一场“国际对手”的代理人战争,可能旷日持久。媒体还注意到,当利国民军逼近的黎波里时,美撤出了驻扎在利的美军。看来,利局势背景复杂,事态如何发展,有待观察。

综上所述,影响中东地区局势的最大因素,一是外国势力的干预和争夺;二是民众因民生艰难而产生的对执政当局的不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