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鱼米如何变身日本寿司 “鮨”字如何东渡日本

鞍山视线 刘 欣2019-05-16 20:07:20
浏览

  中国鱼米如何变身日本寿司

  ▌张天慜

  昨日,亚洲文明对话大会在京隆重开幕。从今天起至22日,亚洲美食节等面向大众的丰富活动也将正式开启,市民能够在活动中切身感受到亚洲文明大发展、文化大交流、人民大联欢的喜庆氛围。

  亚洲美食,历来是亚洲文明的一张闪亮名片。在这次亚洲美食节中,深受人们喜爱的寿司依然是餐桌上的重要角色。日本美食“寿司”,其名由日语“sushi”直接音译而来,在日文中写作“鮨”或“鲊”。有趣的是,如今日文中用来指代寿司的“鮨”字,在古代中国竟有“咸鱼”之意。那么,中国古人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做咸鱼的?寿司的主要成分是醋饭,也就是用盐和白醋浸泡后的米饭,这种盐醋并用的烹饪方式又是从何而来?

 

  追溯文明的历史进程,我们会发现盐和醋的使用最初不是为了调味,而是为了贮存食物,寿司也正是起源于此;“鮨”字的东渡,更折射了汉字在亚洲传播的奇妙旅程。在中国鱼米变身为日本寿司的过程中,我们可以看见,亚洲文明因交流而丰富,因交流而精彩……

  古代中国的咸鱼

  在中国,盐的普及略早于醋。古人会用海盐涂遍鱼身,令其自然发酵后即得咸鱼,这基本就是“鮨”(yì)最原始的模样了。“鮨”字最早作为鲵鱼出现在古籍《山海经》中:“水中多鮨鱼,鱼身而犬首,其音如婴儿,食之已狂。”这种鲵鱼因叫声如小孩啼哭遂得名娃娃鱼,据说食用之后可治愈狂躁。再将“鮨”拆开来看,右部“旨”字在古代有美味的意思,所以“鮨”就可理解为好吃的娃娃鱼。此后有辞书之祖美誉的《尔雅》则给出了更专业的解释,其中记载“肉谓之羹,鱼谓之鮨。”此处的“羹”为肉酱之意,而搅碎的鱼酱是为“鮨”。所谓的酱,其中应有咸味,故鱼酱的味道自然也和咸鱼类似。战国时虽也有酿醋作坊,但百姓更爱用盐。盐的存在,即刺激了食客的味蕾,又延长了食材的寿命,所以“鮨”这道美味开始在中国变得流行。

  除“鮨”字之外,寿司在日文中也可用“鲊”(zhǎ)字指代。这个字早在《说文解字》就有“鲊,藏鱼也”的表述,“藏”为收藏、贮存之意,故“藏鱼”理应为腌制的咸鱼。还有为解密万物而著的《释名》中也有相关记载:“鲊,滓也,以盐米酿之加葅,熟而食之也。”即有一种菜品名为“鲊滓”,先用盐、米将鱼腌制发酵后剁碎,再煮熟便可食用。综上所述,可见“鲊”与“鮨”大体相同,皆有咸鱼之意,两者的区别就是“鲊”字在中国流传时间长,至宋元时期依然流行,而“鮨”字则随着汉字的传播在日本落地,成为了沿用至今的常见字。

  “鮨”字如何东渡日本

  唐代日本史籍《古语拾遗》中有“上古之世,未有文字,贵贱老少,口口相传”的记载,可见早期的日本应该还没有文字,人们仅靠语言来相互交流。那么,汉字是什么时候传入日本的呢?

  据考古发现,日本迄今最古老的汉字遗迹出土于公元前1世纪(弥生中期)的棺墓里,为西汉时期制造的直径为7.4厘米的连弧纹镜,上有铭文:“久不相见,长毋相忘。”而可以确定年代记录的遗迹可参见《后汉书》:“建武中元二年(公元57年),倭奴国奉贡朝贺,光武赐以印缓。”此处所提及的金印现收藏于日本福冈博物馆。此后,魏明帝曹叡同样用赠予金印的方式来和日本互动,《三国志·魏志》载:“(倭邪马台国)卑弥呼女王遣大夫难升米等诣郡”,魏廷封其为“亲魏倭王”,“假金印紫绶”并赐“铜镜百枚”。以上两个金印内所刻的“汉倭奴国王”与“亲魏倭王”皆为汉字。据史载,从景初二年(238年)到正始九年(248年),魏倭双方使者往返两国有6次之多,此时倭人恐已能初步使用汉字。

  汉字大规模传入到日本要归功于“渡来人”,主要是指从古代中国或朝鲜半岛去往日本的人。据藤堂明保著《汉字的过去与未来》所述,“渡来人”最早应是因葛城袭金彦远征朝鲜带回,在应神十四(公元403年)到二六年(公元415年)间,日本古籍中关于“渡来人”的相关记载开始增多。据《日本书记》记载,应神十五年(公元404年),百济国(东汉时古中国东北地区扶余人在朝鲜半岛建立的国家)派阿直歧赴倭教太子菟道稚郎子汉文;应神十六年(公元405年),又派学者王仁来日本,成为太子师傅:“王仁自百济来,太子芜道稚郎子师之,习诸典籍。”(《日本书记》)书写汉文在当时是一门专业技术,这些“渡来人”中的很大一部分会专门从事文书工作,后称为“史部”。

  至于汉籍何时传入日本,日本最早的史书《古事记》里有如下记载:“又科赐百济国,若有贤人者贡上,故受命以贡上人,名和弥吉师,即《论语》十卷、《千字文》一卷并十一卷,付是人即贡进。”此条记载中所列出的书目是否准确,学界尚且存疑,不过“渡来人”既然能在日本传授汉文,其中必会用到中国典籍。由此推断,汉籍可能是在公元5世纪前后正式传入日本。

  但是,如今日文中常见的“鮨”字,在两汉之后的典籍里却销声匿迹了。从字体演变的角度来看,“鮨”字只有小篆体的形式,在之前的金文、和之后的隶书中,这个字都没有再次出现。众所周知,小篆是秦始皇统一中国后(公元前221年)在推行“书同文”的政策下,由丞相李斯负责创制的文字。作为全国范围内首个统一使用的字体,小篆非常适合于对外的文化传播,以上汉赐金印等遗迹所载的字体也均为小篆。东汉时隶书兴起,此后中国已无“鮨”,故可推断“鮨”字东渡的时间约为两汉之交,很可能源于民间交流。

  (本段参考资料:潘钧《日本汉字的确立及其历史演变》,商务印书馆,2013)

  醋饭的诞生

  西汉桓宽《盐铁论》言:“笼天下盐铁诸利,以排富商大贾。”自汉武帝起,国家开始施行盐铁专卖政策,禁止私人经营。举措一出,政府的收入瞬间增加,但百姓却不知去何处买盐,且盐价也略有提升。之后的政策虽率有改动,但很多食客已逐渐摆脱了对盐的依赖,并开始用醋来替代。

  古人以菜为副食,为了蓄菜过冬,百姓就开始加工泡菜,民间称之为“菹”(zū),这是“酸味”在中国兴起的原因之一。《释名》记载:“菹,阻也。生酿之,遂使阻于寒温之间,不得烂也。”《说文解字》言:“菹,酢菜也。”讲的就是酸菜。

  据说醋起源于酒,《列子·天瑞》曰:“醯几生乎酒”,《说文解字》中,“醯”就是“酸”的意思。醋的记载在汉朝开始涌现,例如《周礼》载:“醯(xī)人掌五齐、七菹,凡醯物。”郑玄注曰:“凡醯酱所和,细切为齏,全物若 为菹。”,这里所说的“醯酱”,是酿造的酸味酱汁。